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琼中新闻 投诉报料 领导活动 琼中时政 琼中经济 科教文卫 琼中社会 琼中图片 琼中视频 琼中旅游 岛外传真
琼中论坛 网友热贴 最新帖文 网议琼中 摄影天地 工业成就 农业发展 风俗文化 琼中名人 风景名胜 名点小吃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琼中新闻网  >  风俗文化
报料热线:966123
字号:

黎苗文化影像记录者胡亚玲:镜头捕捉故乡美景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6-12-05 11:50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郭畅
  

  胡亚玲工作照。

  东方白查村黎族妇女在树下织锦(摄于2008年)。

  文\海南日报记者郭畅

  有些摄影师青睐于用镜头去捕捉故乡的美景,因为他们对那片土地爱得深沉。而在海南,已经步入耳顺之年的胡亚玲女士,是一位根在山西长在云南,却用心记录海南黎苗文化影像的自由摄影师。

  “由于常年高强度的拍摄,积劳成疾,导致腰椎盘压迫神经,现在每天都要到医院输液、针灸理疗。”接受采访前,胡亚玲刚输完液。这并不是胡亚玲第一次住院,每次跋山涉水完成拍摄工作归来,胡亚玲总会落下一身伤病,“有些黎村苗寨的路确实难走,常常感到力不从心,但是我每次都给自己鼓劲,要坚持。”胡亚玲说。

  18年间,胡亚玲一直在用镜头抢救海南非物质文化遗产,足迹遍布海南百余个黎村苗寨,拍摄了10万余张关于海南黎苗文化的珍贵照片,并与当地百姓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些年,她一直不遗余力地通过参加摄影巡展、出书等各种方式向外界展示海南黎苗风情的独特魅力。

  摄影源于对海南的情愫

  1992年,当胡亚玲第一次踏上海南这片热土,就被独具魅力的海岛风光和淳朴热情的民风所吸引。1993年,因工作调动,胡亚玲定居海南,因为喜爱当地的风土人情和自然景色,在接触了一些专业摄影师的作品后,胡亚玲深受感染和启发,萌发了学习摄影的念头。

  1996年,胡亚玲购买了第一部属于自己的尼康F4相机。“我走上摄影创作道路时,已过不惑之年,最初并不知道自己要拍摄什么,后来碰到纪实摄影家赵铁林老师,看到他发表的几组纪实组照后,我便自己摸索,起早贪黑,冒着酷暑、风雨去创作,追随着拾荒大娘捡垃圾,跟着渔民撒网捕鱼,追踪失学孩子卖螃蟹,拍摄菜农的生活、百岁老人的家庭。”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11月,胡亚玲的第一组纪实专题摄影作品《南渡江边捕鱼人》发表。“我与摄影的情愫,源于对海南的情愫。”胡亚玲说。

  对于在云南长大的胡亚玲来说,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有着潜移默化的理解和感知,从小就羡慕身边少数民族同胞穿着独具特色的服饰,并被他们载歌载舞的生活方式所吸引。“作为一个摄影人,我身处海南,应该深挖这里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用镜头捕捉他们的美。”胡亚玲说。自1998年起,胡亚玲决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拍摄海南的黎苗特色照片上。

  黎族美孚方言服饰

  “因为言语不通而被防备和拒绝拍摄的时候也有,但是黎族百姓都很好客和热情,真诚的沟通和交流,包括学习一些简单的黎语,喝一碗他们递过来的酒,或者用我手机里录下的黎歌,都可以成为打破隔阂的敲门砖。”胡亚玲说,作为一个摄影人,她认为“真实的记录”才是最有效的方式,多年来,秉承着“深入、忠实”的原则,“尽量将拍摄做到最细节化”是她对自己的摄影要求。

  每张照片背后都有故事

  “每一张照片都来之不易,背后都有一个属于它的故事。”胡亚玲是用生命在拍摄,这话说得一点都不为过。2003年8月,胡亚玲从报纸上获悉五指山发现原始黎村,便邀请了三五摄影友赶往五指山市的初保村拍摄。“那一次,我差点把命丢掉。”胡亚玲说。

  当时气象台预报“科罗旺”台风即将在陵水一带登陆,全省14个市县将遭遇八级以上大风,由于担心强台风破坏原始黎村,胡亚玲决心要赶在台风登陆前,去将其原始风貌记录下来。她与几位摄影友临时从海口一家修理厂租来一辆敞篷车就上路了,由于雨大路滑,车况差,当他们一路艰难地将车开到初保村时,车方向盘却不听使唤一头撞在山坡上。胡亚玲选择下车步行到山顶,在狂风大雨中拍摄了初保村的全貌。“当时拍得太专注,却不知山洪已步步逼近,当我回过神来,大水也漫过了我的膝盖。”胡亚玲说。

  第二天要返回海口时,正遇“科罗旺”台风,车子深陷泥潭动弹不得。此时大雨滂沱,天色昏暗,一行人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挪动车子,只好步行到附近村里请村民帮忙抬车。谁知刚要上陵水高速时,车灯又短路了,大伙用手电筒照着前方的路,缓缓将车开到陵水县城修车灯。当晚十点多,大家才安全返回海口,每个人都像一只“落汤鸡”,除了相机,身上没有一处是干的。

  五指山苗族收割山兰稻

  这样惊心动魄的拍摄经历时常发生,2005年6月的一天正午,胡亚玲一行人耐着高温,跟着昌江七叉镇机告村符亚劳老汉上霸王岭,拍摄制作树皮布的树木。走了一半路程时,只剩下胡亚玲一个人还跟着。“这段路平时来回只需一个小时,你们太慢了,两个小时还没到山上。”符老汉有些埋怨。这时,乌云已经压顶,林子变得昏暗,胡亚玲先是被闷晒得大汗淋漓,此时又脚抽筋不断被树根绊倒在地。符老汉让她停下,不用再往上走了。

  胡亚玲还是坚持手脚并用爬到目的地,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打闪光灯拍摄了一组照片。此时,大雨瓢泼,电闪雷鸣,没有雨衣,也不敢靠近大树,胡亚玲只好弯腰低头保护相机。浑身湿透的胡亚玲下山后,坐摩托车一路颠簸到昌江县城,回到海口后大病了两个月,风湿关节炎肿痛和两部相机套在脖子引发颈椎病发作,让她痛不欲生。后来每当听到大家评价这组照片没有光影效果时,胡亚玲都苦笑道:“我能活着回来就不简单了。”

  续写与黎族苗族同胞的故事

  苗族睽叶蔗阳

  多年来,胡亚玲无数次自费往返于黎村苗寨,拍摄了“黎族民居”“黎族服饰与织锦”“黎族婚丧嫁娶”“黎族原始制陶”“黎族劳作习俗”“黎族节庆活动”等系列专题,出版了《海南黎族风情》《海南黎族苗族风情》《海南黎村苗寨》等书籍,举行了系列海南黎族苗族风情摄影展,并在芬兰、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地的国际影展上用照片展示了海南民俗文化的独特异彩。

  购买器材,再加上拍摄途中的各种支出,胡亚玲花费了三十多万元的个人积蓄。如果说到个人最大的财富,也就是这些年来拍摄的数十万张照片和出版的这些书籍。“人总是要离开世界的,而我还能留下一些大家觉得有价值的图片书籍,这就已经让我很欣慰,这么多年没有白辛苦,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胡亚玲说。

  “吃多少苦没关系,对黎族苗族和山区劳动人民的深情,以及对海南本土文化的钟爱,还有摄影人的一种坚韧,多种感情糅合在一起,使我在这条路上不断前行。”胡亚玲说,如今,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改善,他们告别了茅草船型屋,住进明亮整洁的水泥房,这些是历史必然的趋势。

  有些特色民俗文化的消失是不可避免的,“过去拍摄的一些黎族苗族的生活场景,现在已经消失了,所以这些照片才更弥足珍贵。对于文化,我们应该持有客观态度,珍重传承和详实记录,让文化即使不能在生活中继续,也能在图文上保存。”胡亚玲说。

  “过去只是单纯地拍摄照片,以后想继续关注少数民族群体,以拍摄纪录片的方式还原他们最真实的生存状态。”今年60岁的胡亚玲,虽已落下一身伤痛,却还在有条不紊地谋划着新思路,并为之努力。“很多关心我的朋友都劝我该休息了,18年的摄影生涯,我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一份使命感,有些事情是我必须要去做的,我与黎族苗族同胞的故事,还没有画上圆满的句号。”

  胡亚玲眼中的黎村苗寨

  文\胡亚玲

  黎族美孚方言服饰

  黎族美孚方言妇女喜欢穿絣染长裙折在前,织花鲜艳,上衣为方领对襟,衣边绣花。该方言妇女筒裙比其他方言的妇女筒裙都要宽长。十多年前,我去东方东河拍摄黎族风情,当时我用的是胶片相机,具体拍摄时间已经记不清楚。我曾听说东河镇黎族习俗保持比较完整,于是我就去了周边的几个黎村。果真是很不错,东方村、西方村、中方村不仅黎族风俗保持完好,而且村旁的田园风光也很美,黎村映衬着远远朦胧的九龙山,村民在田园里来回走动,有的去挑水,有的去洗衣物,就像一幅优美的画卷。这时刚好来几个穿着民族服饰的黎族妇女,于是我按下了快门。

  五指山苗族收割山兰稻

  《五指山苗族收割山兰稻》反映了海南苗族人民勤劳善良的精神面貌。山兰稻是一种旱稻,是海南苗族以刀耕火种方式种植出来的一种粮食作物。2013年11月正值山兰稻收获季节,我经朋友介绍专程去五指山拍摄苗族收割山兰稻。清晨他们就开始准备中午在山上劳作的食物,收拾好劳动工具,叫上几个亲戚一同帮助收割。从家到山兰园有好几公里路程,而且山兰大都种植在山坡上,他们要爬山涉水才能把收获的稻谷挑扛回家。我跟着他们一起去收割,看着他们收获的喜悦笑容,我按下了快门。

  苗族睽叶蔗阳

  苗族迁移海南岛始于明朝嘉靖至万历年间,从广西等地作为士兵被朝廷征调到海南,撤防后一些苗族士兵落籍海南,也有一部分因谋生而移居海南岛。苗族在海南岛特定的气候与环境下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民族风情。《苗族睽叶蔗阳》这幅作品,是我在2007年去保亭苗村采风时拍摄的,当时正值中午,阳光较强,看见几位苗族妇女站在阳光下闲谈,其中一位年长妇女背着一个孩子,手上撑着一把用睽叶制作的遮阳伞,我想这就是海南苗族具有的特色,于是将其记录。

  昌江黎族哈方言

  露天烧陶

  昌江黎族哈方言露天烧陶

  黎族原始制陶最早的记载是宋代赵汝透《清蕃志》卷下:“……以土为釜瓠为器……土釜至今用之,瓠瓢间以水……”。这一生产技艺是黎族人民长期劳动的智慧结晶,是一份宝贵的历史遗产,被一代一代传承下来。2005年,经朋友联系羊拜亮老人,我去到昌江石碌镇保突村,记录下羊拜亮老人露天烧陶的图片。之后海南用我拍摄的这一组照片去申报国家级的非遗项目成功。如今羊拜亮老人年纪大了,不能再做了,这门技艺便由她的家人继续传授。

  喜庆热闹的黎家婚俗

  文\胡亚玲

  黎族婚礼第二天,新娘清晨汲水以示勤劳。

  2003年1月6日,我应热情好客的黎家人邀请,参加了保亭杞方言一个别开生面的黎家婚礼,热闹喜庆使我感受颇深。多少年来我一直追寻黎族文化的拍摄,多次到过东方、乐东、昌江、白沙、五指山等黎族聚集地,可是都没有拍摄到黎族婚俗,直到这次目睹了黎族婚礼的全过程,惊叹其这样的浪漫和热闹。

  我在婚礼的前一天就赶到新娘家,并住宿在村里。当天下午四点左右,村里人劈柴、搭灶、杀猪宰鸭,忙得不亦乐乎。村里人告诉我:黎族的习惯,村里不管谁家有事全村人都要来帮忙,而且一夜不眠,干活干累了就唱山歌,唱累了就吹拉弹奏,歇一会又接着干,直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新郎家,看到迎亲队伍由8人组成,挑彩礼的亲戚跟在后面,八音队在前面边走边吹长调曲。迎亲队伍出至村口要向土地公烧香,求吉利;走到村口岔路要烧稻火,抛鸡蛋,意在求平安。

  我随迎亲队伍来到新娘家,迎亲人员被请进屋里的长桌边对酒当歌,八音队被安排在屋外吹奏结婚曲,我被这家的黎族音乐所感染。接着婚宴开始,大家喝酒向新婚夫妇庆祝,午宴过后,迎亲队伍开始返回男方家。

  新娘进村时,男方家早已在新房里摆好长木板桌,靠墙一侧是长床,床上放着新棉被,送亲人员和迎亲人员纷纷入座,这时,女方的伴娘和男方的带娘喝交叉茶,给足红包后才将茶水收起,摆上酒菜,开始一场丰盛的晚宴。

  晚宴过后,大家提前守候在新房一角等待“逗娘”,“逗娘”在黎家婚俗中不是逗新娘,而是逗伴娘。青年小伙一个劲地向伴娘敬酒,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伴娘,伴娘如果不喝小伙们敬的酒,那么八音队就会在伴娘耳边猛吹猛敲,伴娘就会用饼干等食物去塞吹奏者的嘴,使得乐队无法吹奏,伴娘才可清净片刻。天色已晚,小伙子们“逗娘”的兴致很浓,我因熬不了夜只好先走了,八音队的乐曲响彻山谷,有趣的黎家婚俗使得原本寂静的小山村好一番热闹。

责任编辑:陈元才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验证码:
  • ·在发布信息时,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 ·管理人员有权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
  •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投稿邮箱:xinwen@hinews.cn
欢迎各单位向本网投稿。本网将择优选登
本版主编:蒙丽君
 市县新闻  
 厅局新闻  
 新闻排行  
 岛外传真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